……

讲一个脑洞

  富家少爷严峫因豪门狗血恩怨意外沦落风尘,下海挂牌,五万起价,当晚碰上江队扫黄……一系列事情以后,严峫坚持包夜服务买二送一,强买强卖。就是特别想写,也特别想看江停穿着制服,冷漠禁欲,还带了一点年少得志风发的意气。冷漠禁欲的江队被脱下制服,裤子褪到脚踝,粗重地喘息……咳咳,想多了。

少女攻这种东西简直犯规。

骑扫把的女巫和骑锤子的男巫

正经名字叫《巫师协会日常》

01.骑锤子

Loki是巫师协会唯一的男巫。

年底发扫把的时候刚好少了他一把,退伍但并不老的巫女Jane慈祥地送了一把扫把给他。

他把扫把放在家里,他的哥哥为了表现一下装模作样地扫地,结果用力过猛,“咔嚓”一下,扫把断了。

锤子QAQ:“弟弟我对不起你。”

Loki呵呵一笑,俗话说得好,兄弟止于呵呵:“没了扫把,你要我明天骑什么去?骑你吗?”

Thor左思右想,冥思苦想,昼思夜想,反正是各种想,最后灵光一现,他的锤子不也是魔法物品吗。

“弟弟,你可以骑我的锤子呀。”

Loki冷冷一笑。那个笑翻译成...
哦天玛莲娜美得惊人,我有一瞬间觉得我爱上银幕里这个迷人的女人了。男人争先恐后的给她点烟,没人在乎她眼眶里的泪水。她短发的样子让我觉得像黑寡妇,然而寡姐比她凶悍多了。要是玛莲娜和寡姐一样强就好了……好吧这不是一个世界观的。

我想转型当雷文写手

大家好,我是灰男人。我的继母和哥哥们对我很不好。他们逼我当皇帝,每天用500个女人轮我。12×60=720min,720÷500=1.44分/次。他们这是为了给我留下巨大的心里阴影,好完全掌控我,并且让我断子绝孙没有儿子去找他们复仇。
我不得不每天从250万平方公顷的大床上醒来,因为工作强度过大,工作时间过长而腰酸背痛。并且为没有社保,没有退休工资而抽搐并惆怅着。
就在那一天,一个叫日破天的男人出现了,大家都叫他霸道总裁……的司机。他在见到我的第一眼就爱上了我魁梧的身躯,七彩的头发,水灵灵的小眼睛,他决定让冰柔媚血蝶萝莉海的狗蛋王国破产,以此解救我。
为此...

沦丧04

“Laufey教会了我很多,憎恨,杀戮,欺骗……而Thor只教会了我一件事,爱。”
“挺没用的……”
————
“Loki。”他忽然警告他,“別耍花招。”
Loki抬起头来,他直视Laufey的双眼:“先生,你觉得我有骗你的能力吗?”
Laufey沉默了,这个由他一手制造的男孩让他挑不出错处,而这正是让他感到不安的。他明白Loki和他一样不可能甘心于受制于人,甚至可以说憎恨受制于人,他不可能就这样乖乖听话,忠诚对他而言太过于可笑。可Loki有能力反抗他的命令吗?想到这里,他心下稍安。
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
Dan看见Loki从通道里走出来,随意地问他:“有什么情况吗?...

小丑

0
“哥哥,阿斯加德的王座不是你该坐的地方。”
Loki笑着看向Thor,他眉头微微挑起。
他拍拍自己大腿:“这里才是。”
1
有人说他被悲伤抓住了,不,抓住他的不是悲伤,是他的弟弟。他没有掉一滴泪,因为能让他流泪的人不在。
他翻过一座又一座山脉,蹚过一道又一道河流,最后沿着干涸的河床,逆着生息的流而上。
他见到了亡者国度的君王,他见到了他多年未见的兄弟。枯骨堆积成的王座上坐了一个男人。那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,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粒葡萄,叫人生出一种成为他指尖那粒葡萄的渴望。
只是他的双眼失去了焦距,他没有看他,他的眼里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Thor曾在那...

沦丧03

今年轮到Odinson家族修补北地围墙。

灰色的公路一路蜿蜒,Loki注意到了沿途气氛的紧张。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如此。最需要提防的不是那些进化出神智了的进化种,而是未被赶进围墙,和苍蝇一样嗡嗡乱飞,受初代种和一些二代种所控制的低级行尸。

接待他们的是Smith家族。Dan很热情的揽过Loki的肩,被Loki不着痕迹地礼貌闪开,他太清楚那个老人每条皱纹里夹的可不是什么长辈的慈祥,那里面藏着要人命的刀,稍不留神就会被狠狠撕下一片肉来。不同于Odinson家掌权人的年轻,Smith家的掌权人已经老了,但他的欲望丝毫没有老,甚至比他年轻时候更加旺盛——对权力如此,对美色亦然如此。Loki...

沦丧02

(接上文)
窗外的天还是一成不变的阴霾,Loki听说在极北的围墙被修筑起来之前,这里曾有一片蔚蓝色的苍穹。他们这一代人只在照片视频中见过那样的天空。他们的前辈在极北之地修筑围墙,将初代传染体囚禁在高塔之上,一些难以剿灭的丧尸陆陆续续被赶进围墙……再然后就是一代又一代的相安无事,人们快要忘却曾经的伤痛,在南方的中心建立起了繁华的索地莫城,饮酒作乐,整日狂欢。
只要围墙不塌,索地莫就是无忧无虑的伊甸园——Loki觉得这句话很讽刺,索地莫,只不过是所谓上流社会的乐园而已——更讽刺的是他似乎就是那个所谓上流社会的其中一员。要是让人听到了,肯定会在心里挖苦他站着说话不腰疼——说出来?谁有那个胆子...

沦丧

忠犬痴汉把他弟弟吃得死死的,同时又被他亲爱的玩弄于手掌心的故事——再怎么玩弄,终究还是在手心上的。

chapter1

Thor的成年礼已经过了,那绝对是一个他毕生难忘的成年礼,他做了些什么——有人讥笑——他做了他弟弟。更准确地说,他把他按在墙上一直爽了一个晚上,到后面Loki的嗓子都哑了。他疯狂地吻Loki,Loki也热情地回吻他。那个晚上的情景Thor光是想想就全身兴奋得发疼。

那个宴会没有为Loki举办的那样盛大(毕竟他是个私生子),但它比Thor从前见过的都要豪华。最奢华的莫过于晚宴上的那个人了,纸醉金迷的圈子里他就像个保安似的。可他不同, 好像全世界所有的光都打在...
1 / 2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